一名男子15日上午闖入澳大利亞最大城市悉尼市中心一家咖啡館,劫持不明數量的人質,要求他們在窗口懸掛印有宗教口號、疑似極端組織“伊斯蘭國”的黑色旗幟。在僵持了16個小時後,澳大利亞悉尼警方16日凌晨對咖啡館發起突擊,與劫持者交火造成2人死亡,另有3人受傷。當地警方發言人稱,突擊行動已經結束。據瞭解,劫匪名叫曼·哈龍·莫尼斯,是來自伊朗的難民。
  □事發15日9時44分
  多名人質被劫持
  事發地位於悉尼中央商務區,是澳大利亞儲備銀行及澳大利亞兩家最大商業銀行總部所在地,鄰近新南威爾士州議會大樓。臨近聖誕節,通常會有不少人到這裡購物。咖啡館位於銀行區和商場區交界處。
  《悉尼先驅晨報》報道,一名婦女首先在這家“林特巧克力”咖啡館門前看到一名男子拿著一個藍色運動包,裡面藏有一支槍,於當地時間9時44分(北京時間6時44分)報警。
  當地媒體“第七頻道”
  編輯部辦公地點鄰近咖啡館,最初對劫持事件進行現場直播,但被當局以安全原因要求中止直播。辦公地點實施疏散,中央商務區上方空域被關閉。
  當地電視臺播出的畫面顯示,數名人質被迫舉雙手按到臨街的窗戶玻璃上,一面印有宗教口號、與疑似“伊斯蘭國”相關的白字黑色旗幟清晰可見。
  關於人質數量,外界尚沒有確認數字。《悉尼先驅晨報》報道,事發時,咖啡館內有大約20名顧客和店員。
  周邊大規模疏散
  澳大利亞警方尚未確認遭劫持人質和武裝人員的數量,僅證實已啟動重大安全行動,封鎖了咖啡館周邊部分街道。
  包括特警在內的數十名警察已部署到位。
  出於安全考慮,悉尼市部分大樓實施疏散,數以千計上班族被要求返回住所。實施疏散的主要建築包括悉尼歌劇院、州圖書館、“第七頻道”辦公樓、新南威爾士州議會行政辦公樓、州最高法院刑事法庭和數個法院。
  澳洲聯邦銀行、西太平洋銀行等銀行宣佈,其在悉尼中央商務區的分支15日全天關閉。
  距離咖啡館大約50米的美國駐悉尼領事館宣佈關閉,並疏散相關人員。
  □僵持15日16時左右
  5人質自行脫險
  事件發生大約6小時後,3名男性人質突然從咖啡館的消防出口出現,逃向警方。不久,兩名女性人質先後從咖啡館逃出。她們身穿圍裙,應該是咖啡館服務員。
  當地聖文森茨醫院發言人戴維·法克托爾說,脫險人質中,僅有一名男性人質被送往醫院接受觀察,目前“狀況穩定”。
  新南威爾士州警察部門高官凱瑟琳·伯恩說,警方沒有獲得任何有關人質遭到傷害的信息。
  伯恩說,警方談判專家正在與劫持者對話,“我們還沒有確認這就是一起與恐怖主義有關的事件……我們正適時應對”。
  澳當地媒體“第十頻道”晚些時候通過微博客網站“推特”發佈消息,稱已經與兩名人質取得聯繫。他們證實,劫持者在店內提出兩項要求,分別是要當局送一面“伊斯蘭國”旗幟到咖啡館,以及與澳總理阿博特對話。
  “他們(人質)還說,劫持者安置了4枚炸彈……兩枚在咖啡廳,兩枚在悉尼中央商務區。”消息說。
  □突擊16日2時10分
  警方與劫匪交火
  澳大利亞悉尼警方16日凌晨對發生劫持人質事件的咖啡館發起突擊,多名人質逃出。警方隨後宣佈“行動結束”,持續16個多小時的人質事件告一段落。
  當地媒體報道,五六名人質逃出咖啡館不久,警方於當地時間2時10分(北京時間23時10分)左右發動突擊,劫匪與警方交火,一名警員在行動中受傷。
  直播畫面顯示,多名全副武裝的警察沖入建築,現場繼而接連顯現劇烈閃光,可聽見巨大聲響。救護人員用擔架抬出幾人;一些人質自行逃離,被警方帶離現場。一名身穿防護服的拆彈人員和一個拆彈機器人準備拆除劫匪聲稱安放的炸彈。
  警方沒有公佈劫匪或其餘人質的情況。但據澳大利亞媒體報道,兩名死者中,有一名是劫匪本人,而另一名是人質,另有多名人質在行動中受傷。
  □反應
  澳總理稱劫持者有政治動機
  澳大利亞總理托尼·阿博特15日上午緊急召開內閣國家安全委員會會議,商議劫持事件。阿博特當天發表聲明稱,有跡象顯示劫持者發動這一事件有“政治動機”。
  目前被認定的劫持者是名中年男子,留有鬍鬚,前額繫著一條印有阿拉伯文的黑色手帕。有消息說,新南威爾士州警方已經掌握劫持者身份,但出於人質安全需要不能對外公佈。
  另據澳大利亞警方向中國駐澳大利亞使館證實,被劫持的人質中沒有中國公民。
  □經歷
  人質被要求把手放在窗戶上
  當地記者克裡斯·肯尼告訴《悉尼先驅晨報》,他在劫持事件發生約20分鐘前到過那家咖啡館,後來聽其他目擊者說,咖啡館的自動感應門已經關閉。
  “一名女士說,在我剛買好外帶咖啡出門後,她試圖進入咖啡館,但門已經打不開,顯然,有人刻意關閉自動感應門,以阻止其他人進入,”肯尼說,“她說,她立刻看到有人在(咖啡館)裡面拿出一支槍……她說槍是從一個藍色包中拿出來,室內人員被要求舉起手來。”
  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咖啡館員工在歹徒剛剛劫持人質時剛好打算進入店內上班。他說,自己本應該10點上班,但是提早幾分鐘到了咖啡館。他看見咖啡店的門鎖了。但是,上午10點本應該是店里最忙的時候。
  “我看見店里有一個男子好像在監督所有事情。他一個人站在店里,其他人都坐著。那時候男子正在讓店里的人質把手放在咖啡館窗戶的玻璃上。”
  顧客邁克爾昨天早上拿到了咖啡館的第183號顧客。他離開咖啡館不久後劫持就發生了。他說:“給我提供的服務的服務生現在一定就在裡面成了人質。這真是個悲劇。”邁克爾說,他是當地時間上午9點22分離開咖啡館的。他說,如果劫持早一天發生,被劫持的人數會比現在多很多。因為前天咖啡館推出了預熱聖誕節的優惠活動,顧客很多。
  一名華裔女大學生成功脫險
  據《悉尼先驅晨報》報道,劫持發生6小時後,3名人質突然從咖啡館內逃出。其中,2名男子從咖啡館正門走出。另外一名男子跟著一名警官從火災逃生口附近逃出。該名男子身穿圍裙,可能是咖啡館的工作人員。
  劫持發生7個半小時以後,兩名20多歲的身穿咖啡館工作服的女子從與咖啡館毗鄰的門廳衝出來,被警察護送離開。其中一名女子走到馬丁廣場伊麗莎白街拐角處癱倒在地。
  當地聖文森茨醫院發言人戴維·法克托爾說,脫險的5名人質中,僅有一名男性人質被送往醫院接受觀察,目前“情況穩定”。警察局長斯皮昂說,被送往醫院的男子並不是因為劫持而受傷,而是本來就身患疾病。
  5名逃脫者中的一人名叫艾利·陳,是居住在悉尼的華裔女大學生,在咖啡館打工。根據艾利的臉書頁面顯示,她先後從悉尼女子高中和教會女子學院畢業,並於2011年考上新南威爾士大學,目前仍在該校攻讀商務精算學和法語學士學位。艾利·陳體育成績優良,是國家級的游泳選手和洲級的網球選手。
  學校收到炸彈威脅
  此次悉尼劫持人質事件發生時,鐘先生剛剛開始一天的工作。當他得知自己辦公室對面的咖啡館被劫持時,他透過玻璃,看到了往日常去的咖啡館門口有人透過玻璃舉著一面黑色的旗幟在揮動著。滿街都是荷槍實彈的警察。鐘先生告訴京華時報記者,“我看到有人趴在我經常坐過的靠窗位置上。”
  10點左右,鐘先生接到辦公樓管理部門的電話,讓他們待在樓內不許出入,並且被告知遠離靠近咖啡店方向窗戶的位置。鐘先生說:“出於好奇心,我們幾個人還是通過窗戶偷偷地望去,發現大街上已經沒有了以往的人群,取而代之的是端著槍的警察。”鐘先生表示,雖然他們一早已經聽到了警車呼嘯而過,但是得知是人質被劫持之後還是比較驚訝。
  在悉尼科技大學就讀管理專業的賀文彬告訴京華時報記者,10月份悉尼的一個購物中心就收到炸彈威脅,今年政府也發過幾次類似安全警告。但是所有人都沒有想到會真的有恐怖襲擊。“這是一個特別和諧的城市,治安都非常好。”
  賀文彬告訴記者,學校步行到案發地點只需要10分鐘,下午3點多鐘,學校稱收到炸彈威脅,同學們需要離開學校。而賀文彬在和同學們從學校疏散時途經了案發的咖啡館,隔著一條街,她正好看到一個女子跑出了咖啡館,然後馬上被警察送上了救護車。
  “途經的公共交通都停止了,我們只能徒步走出那片區域,大家步行了很久才搭上回家的車。”
  □釋疑
  1
  劫持者是誰?
  據報道,人質事件嫌疑人為伊朗人。他曾因向澳大利亞士兵遺屬發送侮辱性信件被定罪,還遭到超過40項罪名指控。
  澳大利亞廣播公司報道,警方相信,悉尼咖啡館人質事件嫌疑人為伊朗人曼·哈龍·莫尼斯,現年49歲,1996年作為難民從伊朗來到澳大利亞,現居住在悉尼西南區。
  他曾因向澳大利亞士兵遺屬發送侮辱性信件被定罪,還遭到超過40項罪名指控,包括性犯罪和合謀謀殺他的前妻,後者在悉尼西部遭刺並焚燒。莫尼正在保釋期間。他的前律師說,莫尼與恐怖組織沒有關聯,他劫持人質是孤立事件。
  2
  為何選此地?
  關於劫持者選擇的作案地點,不少媒體註意到這家咖啡館所處位置的三大特點。
  首先,悉尼是美國反恐盟友澳大利亞的最大城市,也是該國金融中心,是澳大利亞儲備銀行及澳大利大兩家最大商業銀行總部所在地。
  其次,這家咖啡館位於悉尼中央商務區金融辦公和購物商場的交界處,鄰近新南威爾士州議會大樓。由於臨近聖誕節,通常會有不少人到這裡購物。
  第三,與咖啡館一街之隔的地方,是當地媒體“第七頻道”編輯部辦公樓。事件發生後,“第七頻道”一度進行了直播,但後來被當局以安全原因要求中止。
  值得註意的是,劫持者強闖咖啡館並控制人質,卻在其後數小時內沒有與警方談判人員接觸。隨著時間推移,全球媒體對這一事件的關註度進一步提升。
  不過,劫持者選擇的作案時間似乎不能支持關於他希望擴大事件轟動效應的推測。
  經常光顧這家咖啡館的消費者邁克爾告訴《悉尼先驅晨報》記者,劫持事件發生前幾分鐘,他剛從裡面買完咖啡出來,估計店內人數在15到20人之間,“並不像我想象得那麼熱鬧”。
  他說,如果劫持案發生在24小時前,即臨近聖誕節的一個星期天,那麼咖啡館內的潛在人質將遠超這個周一,“那時人們甚至排隊到了門口”。即使劫持者把作案時間提前一小時,即工作一族開始上班的9時前,那麼這家店內的顧客也會比現在多不少。
  3
  有何動機?
  澳大利亞媒體報道,劫持者提出兩個要求,一是要求當局送一面“伊斯蘭國”旗幟到咖啡廳,二是要與澳大利亞總理托尼·阿博特對話。
  媒體報道中,人質在窗前被迫舉著一面黑色旗幟的照片異常醒目。因這一旗幟與極端組織“伊斯蘭國”所用旗幟相似,不少媒體猜測,這一事件可能與極端組織有關。
  《悉尼先驅晨報》援引墨爾本莫納什大學反恐專家格雷格·巴頓的話報道,劫持事件中的黑色旗幟事實上並非“伊斯蘭國”旗幟,其他極端組織也可能會使用類似旗幟。
  這意味著,這面旗幟無法提供有力參考,幫助警方證實或者排除劫持者是否可能參與或支持“伊斯蘭國”或其他極端組織。
  另據媒體援引人質的話報道,劫持者在與警方談判過程中提出兩個要求,一是要求當局送一面“伊斯蘭國”旗幟到咖啡廳,二是要與澳大利亞總理托尼·阿博特對話。
  □分析
  劫持再次凸顯“獨狼”威脅
  安全分析師認為,澳政府數月前就接到可能遭受“獨狼”襲擊的預警,如今這起劫持再次凸顯“獨狼”襲擊威脅。當局必須認真思考如何應對這一嚴峻安全挑戰。
  澳大利亞聯邦政府今年9月把恐怖襲擊預警級別由中級提升為高級,為10年來首次。關於澳大利亞可能遭受極端主義人員襲擊的憂慮已久。一伙支持“伊斯蘭國”的極端分子先前揚言在澳大利亞街頭“展示行刑”,圖謀發動襲擊,被警方挫敗。
  “伊斯蘭國”組織首席發言人阿布·默罕默德·阿德納尼9月在一段視頻中呼籲支持者在海外發動“獨狼”襲擊,其中特別把澳大利亞列為目標國。澳總理托尼·阿博特當時說,他十分擔憂“獨狼”恐怖主義可能對民眾造成威脅。
  澳大利亞柯廷大學副教授、反恐專家安妮·艾莉認為,過去5年間,宗教極端主義在澳大利亞呈現“漸進式”發展趨勢,在“伊斯蘭國”崛起後開始變得引人註目。極端主義思想在一些年輕人中引發共鳴,其核心要素是受害者身份、受迫害和受攻擊。
  按照艾莉的說法,澳大利亞社會中正在發展的右翼和民族主義運動讓一些人覺得自己如同“外來者”,缺乏歸屬感。由於感到自身所在的群體遭受攻擊和排擠,一些人可能會採取某些激進行為,製造事端。
  此外,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反恐中心主任李偉接受京華時報記者採訪時表示,排除是極端組織周密策劃的原因有以下幾點。首先,由於極端組織活動導致西方國家目前對公民出入境管理非常嚴格,因此極端組織成員直接滲透回國作案的可能性比較低。
  其次,綁匪後來才要求政府提供一面“伊斯蘭國”旗幟的要求。這也說明瞭其組織並不周全,也不一定是“伊斯蘭國”直接發起的。
  最後,有人質在綁匪劫持期間逃脫,說明劫匪對人質的控制能力不強,這也說明這並非是組織周密的劫持事件。
  A20-A21版綜合新華社、央視
  京華時報記者程磊韓林君  (原標題:悉尼咖啡館人質劫持案致2死3傷)
創作者介紹

jidmwihvheul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